当前位置:  首页明星星闻综艺资讯详情

纪录片《生命如此精彩》导演王帅琪:他们就是不凡的骑士

发布来源:明星娱乐网    发布时间:2018-07-18

QQ截图20180718163622.png

  《生命如此精彩》海报

  2018年春末,摩托车纪录片《生命如此精彩》(暂定名)终于结束了长达三年跨越了多地市的拍摄,现在正在美国进入后期制作阶段。导演王帅琪在自己的工作室看了将近一个月拍摄素材,终于理出了他想要的故事线,这期间片中几个主要人物经历了受伤、比赛、结婚、怀孕、补拍、加之自己出国进修等不可逆转不能回避的境况,几经波折,在导演王帅琪的执念坚持下,他终于拍完他最想要的画面和故事,“他们就是我们身边平凡的普通人,但当他们跨上了摩托车,他们就变成了不凡的骑士”。

20180718030647484.jpg

  王帅琪

  2011年深秋,是王帅琪在广州当舞台导演的第三个年头,作为舞台执行导演的他正在头疼2011广州国际纪录片节开幕式开场节目,他头疼不是节目的形式,而是内容,如何能用一个节目表达纪录片节的宗旨。他不是评委,但为了做好这场开幕式,他认真的看完了所有入选的纪录片,他想弄明白这些纪录片人是如何在没有资金和整编建制摄制组的情况下完成自己的片子,是什么力量驱动着这些纪录片人。

QQ截图20180718163651.png

  亚运会工作照

  王帅琪算是经历过大场面的舞台导演,在刚刚结束的2010年第16届广州亚运会上,他受亚组委特聘,作为行业专家,成为了“第16届广州亚运会体育展示现场表演”武术部分的编导组组长。在武术总监王二平的带领下,武术组在众多表演部分中第一个完成了编排任务,在整体表演中脱颖而出,王帅琪功不可没。在近1年的时间里,王帅琪带领着编导组数十名编导和上千人的志愿者演员共同排练,最终以“零失误”完成所有表演内容,并受到亚组委的嘉奖,获得“卓越贡献奖”。

  在第16届广州亚运会之前,王帅琪还担任了“2009亚运会倒计时一周年庆典”,“2009南方华人慈善盛典”等多个电视台及大型政府活动的舞台导演工作,无论多困难,王帅琪均以过硬的专业素质出色的完成了工作。

  半路出家”的生猛导演

  2011年9月份,他接到了广州国际纪录片节开幕式总导演何汶忠的电话:

  广州国际纪录片节11月底开始了,过来开幕式帮我,我们做点特别的事”

  这个好,这段时间我都在研究纪录片。”对啊,你不是一直想做纪录片嘛。来吧,说不定能给你些灵感和启发。”

QQ截图20180718163703.png

  导演工作照

  “我是那种特别喜欢观察,喜欢在工作中学习的人”,就这么着,王帅琪算是上了纪录片这条”贼船“。但其实从2010年开始,他就经常和拍档——影视制片人郑修闻一起讨论影视制作和纪录片选题这些技术性内容,并尝试着参与拍摄一些宣传片、广告和短片。到了2012年,王帅琪跟了几个影视项目后,开始涉足影视制作行业,这期间郑修闻一直鼓励他,觉得他非常具有天赋。

  其实有啥天赋啊,我就喜欢不懂的多看、瞎琢磨,因为一直做舞台导演,所以对影视这一块比较敏感,再加上舞台导演经验多,敢干,也就厚着脸皮做了,主要是修闻哥支持和鼓励!”王帅琪习惯的摸了摸鼻子笑到:“其实舞台导演和影视导演有很多相通相似之处,只是视听语言不同。但我更喜欢影视视听语言,它是多种艺术的结合体,可以表达的想法更多!”。

  直到2013年,经郑修闻介绍,他去了北京,去了郑修闻的同学——青年导演丁小明的影视公司,在导演丁小明的指导下开始正式转行进入影视制作行业,这期间作为副导演和监制,他参与了《五木服饰》、《清水湾》等多支广告的拍摄以及短片的制作,动作电影——《致命CS》的动作指导及后期监制工作。很快,王帅琪就熟悉了整个影视工业的制作流程。还作为摄影师参与了黄程嘉导演的纪录片《人活一口气》的部分拍摄,这次纪录片拍摄对王帅琪的触动很大,他决定要做一部自己的纪录片。

  “我就喜欢折腾,做点挑战自己的事”

  在经历1年多的“北漂”之后,在导演丁小明的指导下王帅琪积累了大量的影视制作经验以及国外的影视制作理念,他很想去好莱坞进修。“我就喜欢折腾,做点挑战自己的的事,我还不到30岁,年轻着呢,我单身狗一条,无牵无挂,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出去闯闯,看看好莱坞到底比我们牛在哪儿!”

  话是这么说,但他自己也知道手里没有一部像样的片子,不管是参与的纪录片或是其它影视作品,他都觉得不能代表他自己。有了这几年影视制作的磨炼,他认为只有纪录片才是能够相对独立完成和更能表达自己想法的类型。

  2014年夏,王帅琪回到广州工作,一边准备申请签证一边寻找纪录片题材。想了很多之前行业内,关于武术、舞台表演、圈内人的故事等一些熟悉人和事。但最终,他觉得都不是他想拍的。到了秋天,突然有一天他在广州某一地铁站出口处,看见了一群”黑摩的“在拉客,他突然想到“我为什么不拍这些骑摩托车的人”。

  他说:“我从小受家庭影响。从小酷爱摩托车,祖孙三代都骑车,十二三岁的时候,我爹就教我骑摩托车了,我刚上班时好多同事都有摩托车,我也特别渴望,所以拼命工作想攒钱买车,刚攒够半年的钱准备下手了,广州就全面禁止摩托车,那个目标也就彻底凉了,没盼头了。看着这些“黑摩的”,我有些说不出的感觉,我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会禁摩,为什么这些人冒着被没收的车的风险用摩托车讨生活,在北京的时候我认识了很多摩友,他们对摩托车是真爱,就是喜欢骑,有种骑士精神,虽然北京也禁摩,但五环外还是可以骑的,相比之下骑行环境比广州要好的多,最起码还能骑。那我想,能不能拍些什么,能让人们了解和思考一下这个现象”。

  有了这个主题,他动笔写了个大纲,拿着小机器就去蹲点拍摄了,拍了几天他发现并没有拍到什么有价值的画面,而且他们也不是他口中所称的“骑士”,只是骑摩托车讨生活的人,不能代表所有骑摩托的人。加上其它的工作,这个想法就搁置了。

  “对!这才是骑士,他们的生命如此精彩!:

  2015年春,王帅琪陆陆续续又拍摄一些广告、宣传片,导演能力和拍摄经验越发成熟,行业内也算有些知名度,但他始终觉得总做这些“行活儿”缺乏挑战。有天他在网上看到了一部美国关于摩托车的纪录片《Why We Ride》,字面的意思是我们为什么骑摩托车,但网友译名为《我们的骑迹》,片中的人物和故事彻底的点燃了他,兴奋的他彻夜难眠,他终于找到了他想要的感觉,想要的骑士精神,他想要拍中国的《Why We Ride》,可他遇到了个难题,因为多年一直在工作,没有机会骑车,广州又禁摩又没有认识骑车的朋友,拍谁?

  他想到了他的老家平顶山,他父亲常对他说,他有位好友叫王泽民,骑车很厉害,全国有名。但王帅琪这些年一直在外工作并未相见。他想,反正签证也需要回家补一些明星资料,也好久没回家了,该回去看看了,说不定能找到一些题材呢。

  平顶山是中国有名的重工业城市、煤城,与太原齐名。虽然,全国多个城市都禁摩,但平顶山却没有,很多人选择摩托车作为交通工具和兴趣爱好。当他回到家,见到王泽民,重新审视家里的骑车环境。他发现,他苦苦寻找的题材和人物,就在他的老家,而他自己却忽略了。他索性决定给自己先放个长假,先不回广州了,先跟着王泽民学习驾驶越野摩托和融入这个圈子,经过差不多一个月的学习和接触,他发现其实中国和美国在骑摩托车这件事上,有着本质上的差别,“在中国骑车,你懂得,是落后和危险的代表。而我在美国的纪录片中看到的确是,在美国,骑车是自由意志的代表”。

  王帅琪在经过一段学习之后,很快便融入了这个圈子,他发现大部分真正热爱摩托车的人和多数人没有什么不同,他们就是身边的平凡的普通人,有着各自的工作,各自的烦恼,但一旦他们跨上摩托车他们就变成了另一种人,一种他之前不曾接触过感觉,他觉得那就是他寻找的“骑士精神”。

  “我想拍点东西说说禁摩这个事儿,王队,我想拍拍咱们俱乐部人和事,想让他们说说对禁摩的看法,我之前在广州拍了一些关于骑摩托讨生活的人,想拍一些负面的东西,可出来的东西不是我想要的,我想拍咱们俱乐部,可不知道从何下手”。他对王泽民在一次训练结束后说。

  王泽民说“帅琪,就算你拍到大家对禁摩的意见和画面,又怎么样?能有什么正面影响吗?负面的内容不是让人们更加厌恶骑摩托车的人。我们的骑行环境已经够压迫了,你应该去拍这些人真实的、积极向上的那一面,他们在这样的环境下依然没有放弃对摩托车的热爱,让人们看到这些,我们和你们一样都是普通人,在合法的环境下追求自己的爱好,让人们看到这就是骑士,因为有了摩托车,这些人的生命才会如此精彩,用真实的人和故事去感染和影响人们,才能带来正能量!你觉得呢?”

  王帅琪顿时犹如醍醐灌顶,“对!这才是骑士,正因为他们的生命中有了摩托车而变得如此精彩,我决定要用我的方式告诉所有人!”

  “不管多困难,不管别人理不理解,我就是要做到底”

  有了王泽民的启发,王帅琪又重新修改了拍摄大纲,将片名暂定为《生命如此精彩》。并跟王泽民和俱乐部的摩友表达了自己的想法,大家都很支持,都非常积极的配合拍摄。

  在几天后他回到广州开始筹备建组,和郑修闻沟通后,郑修闻认为题材很好,一如既往的支持,王帅琪采购了一些特殊的拍摄设备,准备回平开始纪录片的拍摄。这期间,王帅琪也和很多圈内人士沟通过,大多数人并不支持他拍摄这个题材,他们觉得这题材有些敏感,劝他换个题材,甚至劝他放弃,觉得投入不少时间和资金,最后的结果很可能达不到你的预期,何必呢。

  王帅琪总是有那么一股子“轴劲儿”,“轴劲儿”一来,谁也劝不住!他说“美国人可以拍,为什么中国人不能拍?我拍的是真实的,正能量的人和事,中国一样有骑士精神,而且他们更可贵,你们没有骑过车,没有跟他们接触过,你们永远都不会知道,骑着车,风声在耳边呼啸而过的感觉,那种真正活着的感觉!”

  “不管多困难,不管别人理不理解,我就是要做到底!” 话是这么说,但拍过纪录片的人都知道,拍纪录片不是个挣钱的活儿,没有钱,单靠情怀和执念是拍不下去。人总是要面对生活的,他很清楚他接下来的拍摄他将面对的是什么,靠他自己的积蓄,最多能建立起一个整编建制的小摄制组拍摄个把月,想一直跟拍,不太可能。也许到后期,要靠摩友和家人的帮助才能完成拍摄,也许到最后只剩他自己一个人拍摄,一个人又当导演,又当拍摄,又打光,又收音。

  “我在学习越野摩托飞起第一个坡儿摔倒的时候,我就决定了,我一定要拍这部片子,不管遇到什么困难!所以我把车拉起来,再飞一次,又摔倒,再飞,再摔倒,手套磨破了,手磨破了,带着血,还练!直到那天训练的最后我不再摔倒!我认定的事,我一定要做到底!”说这番话时,他眼中透露着坚定。也正是因为这份坚定,感染了他不少的圈中好友,有几个收了很少的钱来帮他,甚至是义务来帮他。

  “事情没成之前,不想人尽皆知”

  2015年6月,他的赴美签证批准了,他的第一部纪录片《生命如此精彩》也在平顶山悄悄开机了,王泽民和俱乐部的摩友们非常支持,刚开始摩友们还不太习惯对着镜头,都很紧张。他就让摄制组穿着摩托车装备尽量融入到整体环境里,慢慢的大家也就忽略了镜头,不再紧张。

QQ截图20180718163722.png

  纪录片《生命如此精彩》工作照——王帅琪与王泽民

  可好景不长,半个月后摄制组的人相继离开,因为帮忙的朋友都因各自的工作,这是他预料之内的,所以在开拍之前他找了俱乐部里一些有视频拍摄经验的摩友们,指导着他们,跟着帮忙拍摄,拍摄整体还算顺利。一直到七月底,第一期的拍摄素材量已初具规模,已经拍摄几个地市多场摩托车赛事和骑行活动。虽然要赴美进修,但他也打算利用寒暑期回国进行第二阶段的拍摄,他的圈内朋友说让他找找投资,他说“这个是我自己的事,又没有什么商业回报,我不想让别人担这个风险。我还扛得起,再说,这个事情在没成之前,我不想人尽皆知”。

  “到了美国,我知道我的决定是对的,我要让他们看到中国人的骑士精神”

  2015年8月底,结束了第一期拍摄的王帅琪到了美国,开始进修,他见到《Why We Ride》片中的那些人物,他们都是真实的,平凡的普通人,这也更加坚定他继续做下去的信心。在美国,没有车寸步难行,但他没选择车作为交通工具,而选择了摩托,他就是想体验在美国骑行是怎样的,和中国有什么不同,融入到骑士这个圈子。“到了美国,我知道我坚持拍摄下去的决定是对的,我要让他们看到中国人的骑士精神”!

  “我就是喜欢骑车,我就是要为中国热爱摩托车的人正名,拍出个作品让所有人了解这些热爱摩托车的人!我不想挑战什么,只想超越自己”

  2016年夏,他回国进行了第二期拍摄。

  2017年夏,因有事他未能回国,委托了黄程嘉导演带组在平顶山、重庆进行第三期拍摄。

  2018年春,在美国死亡谷国家公园周边的沙漠公路,他在美国带组拍摄了骑行独白的素材,作为纪录片的结束部分。

  这三年中除了这部纪录片的拍摄,他在美国也作为主创参与了多部和摩托车有关短片和广告的制作工作,有很多在美的中国人同行对他说“骑摩托车多危险,你不光骑还要拍,就算你拍出来最后未必有人Care你的”。

  “我就是喜欢骑车,我就是要为中国热爱摩托车的人正名,拍出个作品所有人了解这些热爱摩托车的人!我不想挑战什么,只想超越自己”

  他现在很不愿提及,甚至有些抗拒说起以往舞台导演的经历,“那些都是过去的事,好汉不提当年勇嘛。我还是个刚刚踏入影视行业的新人,还有很多事物要学习和尝试,不能躺在功劳簿上吃老本,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未来还是拿出好作品说话的好!不指望自己成名成家,赚多少钱,能超越自己和表达自己就已经足够了。现在还是把片子打磨好才是最重要的”!

QQ截图20180718163734.png

  纪录片《生命如此精彩》美国工作照

  其实他现在已经很坚定的对自我身份有了定位——一名影视导演,“不想成名成家,不想挣钱,其实说出来挺虚的。不管是艺术创作还是商业制作,都得靠稳定的工业体系和雄厚的资金支持才能走的长远,不能单靠情怀去支撑,人得活在现实里啊!虽然这种鸡汤行文已经充斥在各种社交媒体和人们的口中,可这就是现实,不得不认!只有做出一些成就,得到大多数的关注和认可,才有可能更好的表达自己和探讨一些深度观点,像是自由、热爱和执着。

相关资讯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