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明星星闻明星动态详情

土潮文化第一人,看YY小洲的戏剧人生

发布来源:明星娱乐网    发布时间:2018-08-07

  真人秀节目《偶像练习生》爆红网络,几个年轻的鲜肉男孩在节目花絮里进行土味情话大比拼,继而令“土味文化”在网络上引发了病毒式传播。正所谓,文艺的情话都一样,土味情话却各有各的土法。

  之后,周杰伦的《不爱我就拉到》紧随其后。歌词“哥练的胸肌,如果你还想靠,好胆你就卖造“遭网友吐槽“土”到掉渣,但又甜到发腻,“土味情歌”变成了热搜的歌曲标签。

  “土味”,最初多用于形容一些俗气、不符合主流审美、甚至有些没格调的信息。通过网络和网友的脑洞,“土味文化”堪称2018年最大的网络潮流风向标。

  因喊麦而走红的MC小洲,以鬼畜般的脱gang式唱法,顺利搭上了这一波网络红利,被数千万的粉丝称为土味情歌王。

  01

  经过几年爆发式的发展和运营,网络直播圈已经可以和现实中的娱乐圈等量齐观。

  如今的直播圈是新生代网红主播们一手打下的江山。他们的直播方式更多元化,领域更垂直,专精度更高。

  作为一个庞大的在线娱乐帝国,直播圈曾经一度被媒体称作“和现实世界有一道看不见的结界”,但 YY的主播们正在以其独特的方式跨越这道结界。

  他们纷纷在各大平台现身,有的走上星光大道,有的参加了湖南卫视的《天天向上》,有的则不断走通告发新歌,艺人化之路越走越宽。

  唯独喊麦帮,似乎毫无动静。

  这种起始于迪厅夜店,发达于网络直播的演唱风格曾经风靡一时,深受来自三四线城市和广阔中国农村的小镇青年的推崇,焕发着强大的生命力。

  受追捧的同时,也被无情地取笑。微博上有评论这样说:“喊麦那就是黑人文化啊,打架,兄弟,女人,文身,玩首饰(盘串儿),炫富,斗车,进监狱……就是音乐天赋这一项差点儿,换成了二人转天赋。”

  第一批红起来的喊麦MC,一度称霸网络直播,随后又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因喊麦走红的小洲却不一样。“与其说小洲是MC,不如说他更像个能唱歌、会拍短片、还有点小情怀的老板。”一个粉丝这样说。

  在YY坐拥百万粉丝的小洲,在一些短视频平台同样拥有超高人气。

  他有一支30个人的专业制作团队,线下还运营着一个签约了50多名艺人的公司,业务线遍布演艺、直播和短视频。未来,他还将涉足网络自制剧。前段时间,他在自己的家乡山东莱西购入了一套别墅,并耗资百万进行装修,他说:“里面专门有几间房是为了招待来找我的粉丝们准备的。”

  才26岁的小洲总感觉过于老成,他当过小混混,打过群架斗过殴,被人骗过几十万的钱要不回来,什么苦都吃过,“好像已经过完了大半辈子”。采访把他拉回到了青春期,他说起记忆当中几个印象深刻的时间点,话语间流露出百感交集的语气。“哎,那时候真的是,太混了。”

  在赚到人生第一桶金——800块之前,小洲都以为,也许一辈子就这么醉生梦死地过下去了。

  02

  小洲的老家在山东省莱西市,当年是一个只有几十万人口的县城。坊间一直有个说法,喊麦是“底层人民的呐喊”。在小洲动荡的青春期里,这一点他感触颇深。

  “家里穷”是他在采访中经常提到的。

  父亲是个大货车司机,经年累月地在外面跑长途,每次回到家话都很少,就是埋头睡觉。母亲在当地一家商场的黄金柜台做营业员。他还因此调侃,“卖黄金的咋了?那些黄金也不是我妈的呀。你也不能想拿就拿吧?”

  爷爷去世后,当初为了治病而欠下大量债务的父亲不得不卖了家里的房子,一家三口就暂住在另一个乡下的亲戚家里。三层楼的土房子,他们住在二楼,没暖气,一个冬天只能吃大白菜,一口肉腥都沾不上。

  据说后来,这栋留下很多回忆和故事的小楼房,被成名后的小洲买了下来,“这是见证了我一些命运的地方。”

  父母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都疲于生计,鲜有时间管束儿子。或者说,到后来,想管也管不不住了。

  因为家里穷,又受不了别人嘲笑他,他开始到处跟着一些不良少年混,一句话说不对付了就和人打架。三天两头就有人和他父母说,你家孩子又闹事了。

  时间久了,家里人渐渐麻木,也习以为常。

  那天,他突然感觉,这种穷困潦倒、横行霸道的生活不能再继续下去了。“你总得去干点什么”,母亲和他说。

  于是糊里糊涂的,小洲开始了自己的打工生涯,服务员、清洁工、网管、饭店端盘子的,只要是学历门槛低的工作他全都干过。

  极度苦闷的时候,他喜欢去泡网吧,在QQ空间里大段大段地写心情。那些被形容为“从灵魂里迸发出来”的词句,变成后来他创作歌词的巨大灵感来源。

  那个因贫穷被羞辱过而狠狠回击的小洲,那个一整个冬天都在挂念肉香的小洲,那个在混沌中不断挣扎的小洲,统统消失不见。

  年轻气盛的男孩,变成了被生活打了一耳光的男人。

  他在直播间聊起陈年旧事,大家都觉得不可思议。如今,他在 YY 上一呼百应的“洲家军”仿佛都在他的故事里看到自己的影子。困苦的底层生涯,来自命运的写照,直戳粉丝的内心。

  03

  几年前,小洲连喊麦是什么都不知道。

  那时候他和几个哥们在朋友圈卖耳机和麦克风,就是那种特别山寨的国产杂牌。第一单成交,赚了800块钱,一分不少地交给了母亲。

  他清楚地记得,母亲当时慌张地追问他,钱哪来的?偷的还是抢的,还是干了什么坏事了?那一刻,小洲惊觉,这么多年,父母都活在对自己的绝望中,现在绝望变成了失望和怀疑。

  他还在青岛的酒吧当过一段时间的DJ,但是持续时间并不长。母亲极力反对他出入于酒吧这种声色场所。

  为了排遣情绪,他继续混迹在QQ空间。突然有一天他进入一个好友的空间,对方在自己的主页放了一首歌,是他从没听过的风格,“有点像在念歌词,但又有节奏感”。对方告诉他,这叫喊麦,还是自己唱的。

  “真有面子啊”,小洲动了心。他花了十块钱,给自己的QQ号充了一个月的绿钻会员,也开始把自己唱的歌录好了放到空间里。

  在那个虚拟的社交圈里,小洲一度找到了自信。三年里,他翻唱了数不清的流行歌曲,每个月都能挣好几千块。后来,一些企业都慕名来找他做宣传片的音频录制。收入最多的一个月他能赚十几万。

  他说自己过怕了苦日子,就想多赚钱,遇到贵人的同时,也遇到过坑蒙拐骗的。有人以厂家身份让他一起投资一款面膜,70万元转账过去,对方随后便卷钱跑路。“那段时间特别消沉,就是一种挫败感”,小洲说,这让他看到了社会更阴暗的一面。

  但是,他因此也找到了自己的兴趣点。2010年,小洲开始自己写歌,录制好后发布到网上,迅速蹿红。仅2013年,他的歌曲点击率就超过10亿,连一些主流音乐网站都陆续收录他的音乐合集。

  之前在QQ空间唱歌写句子的经历,为小洲后来做网络主播提供了契机。直播出现后,各大资本商争相角逐这一新风口。2015年4月,小洲在YY开播。刚开播不久,他就持续高产,年底又出了个人专辑《MC小洲单曲集》。

  他的每首作品里面都透露着一些社会道德价值观,还有一些爱恨交加的发泄。那些被网友戏称为“散发着浓浓非主流味道”的土味情歌,令他变成了网上最励志的社会哥。

  独特的嘶吼式唱腔让小洲圈粉无数,他还能说会逗,像个妙语连珠的段子手,直播间总是笑声不断。

  2016年,小洲拿下YY年度盛典最佳男潮音乐艺人奖,连续四周进入周星榜,位列周星大人物榜首。直播不到两年,他迅速跻身于一线脱口秀主播行列。

  有娱乐评论人这样描述,这些来自于劳动人民底层的网络主播,一旦改造成功,他们的爆发力比别人都强。

  04

  几年前,在YY 上人气最高、影响力最大的,都是那些“性子豪爽,会唠嗑,有狠劲儿”的男主播。今时不同往日,现在主播的类型更趋向于多元化,也更亲民。

  对于“洲家军”里的粉丝来说,小洲不像那种带着一帮人干架的老派主播,“他更像一个大家长,悉心呵护着自己的粉丝“,论坛里的一个粉丝这样形容他。

  有几次,粉丝组团去青岛找他,没钱住旅馆就在他家门口搭帐篷。他看不得粉丝受苦,给他们订酒店,买返程的机票,甚至还给没工作的粉丝找工作。

  他的粉丝都是些没什么钱的小年轻,大部分人每个月就两三千的工资。小洲心疼他们,甚至都舍不得他们给自己刷礼物,“和我过去差不多,都是年轻的苦孩子,那几个钱还不如让他们自己留着。刷不刷礼物,我都对他们感恩。”

  对网络上的神豪们,比如传说中的YY一代神豪、被小洲尊称为“老舅”的福哥,曾经两个月刷了一千多万,他同样不卑不亢。

  有些主播每天都在琢磨如何抱土豪大腿,小洲没这个习惯,他更愿意在直播间和其他主播打打欢乐斗,或者陪粉丝聊天。“这个圈子,铁打的粉丝流水的土豪。土豪今天捧你,明天捧别人,都太正常了。”

  做主播久了,他感觉自己好像有了一种责任。曾经有一位网友因为老连不上麦,只好一直在公屏打字:求帮助。小洲见状便把这位网友直接报到了麦序上,问他到底怎么了。网友称,自己的弟弟在青岛失踪了,一直都找不到,知道小洲是青岛人,所以来寻求帮助。小洲当下就在直播间号召自己的“洲家军”找人。

  举办线下活动时,一波一波的粉丝长途跋涉只为见他一面,看得他泪水涟涟。一个粉丝和他拍照的时候,被现场保安粗暴地推搡,他想都不想直接扯着嗓子怒斥保安:这是我粉丝,人家和我照相,你扒拉人家干什么?

  “接地气”、“幽默”、“说话到位”是粉丝对他最多的评价。“别的主播有钱了,出名了,就感觉自己可大牌了,连不连麦看心情,对粉丝也爱搭不理的。我不那样,这么多年,我就是一个农村来的小百姓。”

  在直播这个江湖义气和现实利益相互交缠、不断叠加的虚拟世界里,小洲的存在对粉丝而言犹如一股温暖的力量。

  与其说他会宠粉,不如说,他懂国王的孤独,也懂平民百姓的劳苦。

  05

  有人感慨,现在打开快手、抖音等短视频软件,面对炫富、恶搞和毫无营养的模仿,都会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中国广大的底层青少年已经没有希望了。

  小洲的出现,仿佛给相当一部分数量的农村青年,树立了一个正能量的榜样。

  玩直播的人都说,小洲被人记住的,是身上那股戳人心窝子的“土味”,无论是他的歌还是他的人。

  他的歌,多是表达励志奋发的小人物精神。唱平凡人生活的不易,也唱直面生活困难的勇气。比如他在《还有梦想》里唱到:“朋友别想太多/生活其实,就像一首歌/总有悲欢离合,起起又落落/那些难忘记忆,在心里无法割舍/别怕还有梦想,陪着你度过……”。

  不少粉丝表示,这首歌写的就是自己的故事,“难过的时候听听,就又有了奋斗的动力”。再到后来的《三杯酒》、《执着》、《怀念青春》等,对于现实生活中困顿压抑又无力改变自己命运的年轻人来说,这些音乐无疑成为了辛苦谋生路上,一剂强大的精神安慰剂。

  除了唱歌,小洲还喜欢拍短视频。在他和团队拍摄的一系列正能量短片里,他调侃过拜金女,教人看懂人生,略带粗糙的拍摄手法和浮夸的表演,都在探索金钱、爱情和人生之间的微妙关系。

  当然了,他也歌颂爱情。

  之前有一个农村出来的男孩,喜欢上了一个“台妹”,在他的直播间声泪俱下地诉说着对姑娘的爱,并当着所有人的面发誓,要娶那个姑娘。小洲说,那一刻受到了震撼,“爱了就别怕,珍惜时间,余生很短。”

  再后来,男孩来直播间道喜,他和那个女孩已经结婚了。这个故事,也是人气新歌《爱都爱了》的素材来源之一。

  那首《再见只是陌生人》,在抖音上获赞超百万,被无数人所熟知。小洲表情夸张、撕心裂肺地唱法令所有人过目不忘,粉丝纷纷评价:“唱爱情歌曲的小洲,唱出了老婆跟人跑了的味道”。

  更有网友称小洲为“脱gang式唱法”第一人,“全世界都欠他一个调音师”。在微博,话题 #脱gang式唱法# 的阅读超过5000万,大家都表示,如此癫狂投入的演唱,让人联想到失恋后在KTV边哭边唱的自己。

  “我们爱的难舍难分,爱的奋不顾身,往后余生,风雪十里,希望我的直播间都有你!”

  “爱情只不过是寂寞时,扯把美丽的犊子!行走江湖唠闲嗑,别说自己是大哥,会惹麻烦的,多来洲哥直播间听听语录听听歌,不吃亏!”

  在这场7月31日晚上举办的土嗨联欢会上,小洲进行了手把手的脱gang式唱法教学,直播间蜂拥而至了数万人。

  直播间在线人数破万人是彰显一个主播影响力的重要标志。此刻,小洲不仅仅是一个MC,他变成了一个价值观输出者,一个潮流标杆人物——土味情歌王。

  06

  做直播三年,让小洲感触最深的是,圈子藏龙卧虎,虚实难辨。面对自己旗下的50几个男女艺人,他会有自己的判断:哪些是可雕的朽木,哪些是需要锤炼的璞玉。“基本上,长得好看,有表演天赋的女主播,一定会有出头日。男主播需要诙谐一点,放不下身段光靠长得帅有啥用?”

  偶尔,他也会想起自己刚做直播的那段日子。那时候他只把直播当做副业,每天只播一个小时,想唱就唱,想喊就喊。现在不行,他需要每天阅读大量的娱乐新闻,还要追各种综艺节目,以保证在直播的时候“什么梗都能接,什么话题都能聊”。

  但他的野心并不在直播,只能告诫自己用谋生途径的心态看待它。他聊起自己的梦想,希望未来,能够自导自演一部类似于《猛虫过江》那样的正能量喜剧片。一个生活当中毫无存在感的小人物,被卷入大事件后,面对一系列难题会用真诚、善良和正义感去战胜反派,最后可能还能抱得美人归。

  在小洲看来,俗套的剧情配上俗套的笑点,才是我们实实在在的生活。

  也许,就是这种原汁原味的“土”让小洲俘获了一票忠诚度极高的粉丝。“他总说自己是农村出来的,你不会感受到他是那种高高在上、对别人指手画脚的主播。他把粉丝都当做家人。”一个追随了小洲多年的粉丝说。这种和粉丝间亲密的感情,让小洲踏实。

  对自己积累起来的人气与财富,他乐于分享。

  自己曾经红遍大街小巷的翻唱作品,因为版权问题,被很多音乐平台陆续下架。在大家都在忙着保护自己原创所有权的时候,他突然放话:《爱都爱了》这首歌全网所有人随便翻唱。

  这首新歌的打造和制作,前前后后花了25万,都是他自掏腰包。“只要你想唱,因为版权的事情出了问题,我直接把版权送给你。”

  “不担心别人翻唱后,比你红吗?”我问他。

  他哈哈大笑,说:“首先翻唱作品红了,肯定是这首歌写得好。再有,如果对方翻唱我的歌后比我还红,说明他唱的确实比我好。我有啥不乐意的?”

  在他眼里,一首好的音乐作品,最终目的是能被广为传唱,谁唱的,重要吗?这是他身上的闪光点,永远保持一种积极向上的包容感。

  一边是挣扎,一边是突破。在这场互联网造就的时代大潮中,这个从农村走出来的孩子经历了从男孩到男人的转变,磕磕碰碰,麻烦不断。

  他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角色,也接受了一切好和坏的事。

  “不忘初心嘛。”认真说出这句话的小洲,真的,一点都不土。

相关资讯

相关推荐